sssiy

藏舟於壑,俟以唐捐。

【楼诚】虚拟

建筑学AU。

源于最近昏天黑地没有睡眠的生活。一直不敢写老本行,因为会忍不住夹带私货和强加自我投射和各种不明所以的半吊子术语。作为故事是大概很糟糕的,可是写完最后一个字就只剩下圆满。

以及感谢@mimi剑雨秋霜 邀请,打上联文tag。


四周年快乐。


1

起因是他无意中看见明楼邮箱里那封巴黎来的覆函。


其实原本只需要电脑里几张图纸,他们最近捡着空闲做的民居改造方案,截止日期是那天凌晨。明诚傍晚在学院的studio里做最后的确认,滑了滑明楼笔记本的触控板,没有密码,屏幕应声亮起,左上角是没关掉的邮件页面。

根本不该有这个多余的动作。

短短几行法语,是确...

【楼诚】归鞘

原剧时间向,小短篇。

关于黄铜座钟和混水生煎的故事。


-

明楼许久以来第一次留意办公室里那只黄铜座钟,攒花钟面,琉璃门罩,上头镶嵌极细的罗钿纹理。这座钟在屋里算不上稀奇,任谁也知道新政府里这般物什都是面子,明长官从不惮把面子隔上台座,金碧琳琅被他一身威势镇住,外人也不敢驳了去。摆设作久了反叫人忘记这钟也是会走的,尤其夜深人静时,走针声清晰入耳,一叩一叩掷在地上。明楼的太阳穴就跟着一拧一拧痛起来。

“几点了?”他扬声问。语气里的不耐过于昭彰,张秘书收拾文件的手便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答是七点一刻钟,秘书处众人没得令都已经散了。

“倒积极。”明楼冷笑,“明诚呢?不想干了?”

明秘...

与尔靡之 11

屏蔽重发,只好走外链了 = = 

短小而虚假的情爱描写预警


与尔靡之 11


与尔靡之 10

我心心念念的桂花糖梨!


10

明楼抬腕看表。机场外天色暗沉,隔着玻璃窗能望见航站楼顶端闪烁的小灯,机械女声翻来覆去地播报航班信息,他又抬腕看了眼表,浑身带着能被轻易识破的烦躁。

明诚无数次瞥向他后,终于忍不住道:“咱俩这事儿不行就先搁着,大姐不会瞧出来的。”

明楼回过神似地抬眉望他一眼,却不答话。

又一波人群四散开。他们俩并肩站得挺括,该是一眼就能看到的。

“我一个人等,你去附近找家餐厅吧。”明楼突兀道。

明诚一愣,几乎要笑起来。

“不至于吧大哥。”

后来明诚回想那时刻仍旧觉得温柔,他们比立于人群熙攘中,呼吸静默沉浮,窗外月色代替夕光。他有许多爱,许多勇气,却不再急于去抓...

与尔靡之 9


穿过两行梧桐和一道铁栅栏,时隔多日后终于再一次看见那辆熟悉的M6停在院子里时,朱徽茵生生刹住了脚步。她站在树荫下眯了眯眼,先拨了个电话。 

“我今天是不是可以下班了,老板?” 

电话那头年轻人虚咳了一声。 

“行,你先回去吧。” 


“谁?” 

明楼啜了口茶,抬眼问。 

书斋隔间外正放到莺莺操琴,拖长的唱腔隔着帘子透进屋里来,影影绰绰听不真切。风每拂起布帘时便漏进几句词,焚香脱囊按宫商,长日夏凉风动水。其实窗外已算不上夏天,前些日下过几场雨便能觉出秋意,明诚还穿着短袖T恤跟着调子摇头晃脑,到底是年轻人,...

© sssiy | Powered by LOFTER